68体育新闻68

主页
分享互联网新闻

解读足球是修行

更新时间:2024-05-24 18:19:04点击:

本届冠亚大战的凌晨6点19分,詹俊发了一条这样的微博:“这支德国队的成功有拜仁慕尼黑队的功劳,也有瓜迪奥拉的贡献。日耳曼人的速度、力量如今较好地结合了西班牙的传控打法,在南美大陆击败巴西、阿根廷夺冠更证明了他们的强大。但他们还不如全盛时期的西班牙队,防线回追速度慢、应付小快灵的渗透仍然吃力。克洛泽之后他们也需要高水准的传统中锋。”

这一连串的字符,虽然是在电子屏幕上显示的,但是詹俊的风格却可以穿越屏幕让人感觉仿佛是在听他解说。以优秀国语解说能力出名,詹俊首先却是个地道的“讲波佬”(粤语“足球解说员”),粤语解说员讲个不停、语速较快,极少有间断的特点在他身上极为明显。粤语解说者多以搜集丰厚的相关资料做为解说基础,詹俊所积累之足球资料特别是英超资料更加是首屈一指的,方才有英超专家的外号。

我们采访他的当天凌晨正好有场赛事:美国对战比利时。而上午10点40分,詹俊便出现在

北京海淀的新浪体育频道,录制世界杯的评论节目,他只睡了4个小时。这应该是一个标准球迷在世界杯期间的正常作息。

因为堵车,他比约定时间迟到10分钟。“住在北京东面,平时都是夜里解说英超、欧冠,不会遇到早高峰。”詹俊一出电梯便反复解释,表示歉意。深蓝色衬衫塞进西裤,无框眼镜后面,脸上扑过粉——他起床后给自己简单画的妆。他迅速同工作人员了招呼,从地上箱子里捡起一盒凉茶,边喝边走进演播室。

大约10分钟,凉茶喝完,镜头打开,詹俊兴奋起来,声音也由疲惫、轻声一下子变得高亢、清脆,一如10多年来每一次足球直播解说的状态。这档专门为张路与詹俊打造的世界杯述评节目开始录制。

2012年9月,微博账号@ESPN詹俊,改为@评述员詹俊。那标志着,詹俊从位于新加坡的ESPN卫视体育台正式回到大陆,加盟新浪体育频道,继续解说英超和欧冠赛事。

在新加坡ESPN工作11年,凭借对英超、欧冠足球赛事网络直播的解说,詹俊在大陆球迷评价体系中几乎收获了“零差评”。他说,这些年自己服务的主要还是大陆观众,“一直在等待回来的机会。”

1995年,23岁的詹俊从中山大学德语系毕业,放弃宝马和奔驰汽配公司的邀请,加入广东台体育频道,做些体育新闻的翻译工作。随后,摄像、编辑各个工种他都一一尝试。直到1997年偶然机会,詹俊和王牌解说王泰兴搭档解说利物浦对纽卡斯尔,正式“触电”足球解说。

那次解说中,王泰兴教詹俊,要说出自己作为球迷最想知道的信息。詹俊从小就喜欢利物浦,纽卡斯尔也算英超强队,他对球员信息的掌握程度,自然超过了以往主持人作用的“解说员”。

“报球员号码,低头看资料,报身高、体重”,时至今日,这依然是一些获得国际球赛直播权的电视台的解说风格。但詹俊没有以“低标准”要求自己。从第一次对足球解说“触电”,他便认识到:只有准确、及时说出最多的信息,才能让球迷真正满足。

詹俊自己有一套解说规则:基本功扎实,能配合镜头语言,嘉宾要比主播承担更多的解说职责。“2005年,我在一篇足球专栏中就这样总结过。近10年已经过去了,我相信,未来至少10年,这3个条件依然不会过时。”

詹俊基本功扎实,球迷都没得说,这来自他的勤奋和敬业。对镜头语言的准确解读,则得益于詹俊早年在广东台的摄像经历,“能够迅速读懂导演的意思,把特写镜头推给解说员。”而关于第3条,对詹俊而言是最大的挑战。

和张路、李元魁这样的解说嘉宾不同,詹俊并非足球运动员出身。从2001年9月到ESPN卫视体育台,詹俊客居新加坡11年,“取经学习”。在国际化的体育频道,詹俊更多以解说主播的角色,同李元魁等嘉宾搭档。这正是他理想的解说模式,“主播+专业嘉宾”,他感到“过瘾”。不过,随着ESPN对大陆的英超等赛事直播权的逐渐失落,李元魁等一众解说嘉宾也陆续回到大陆。詹俊不得不面对“单口解说”的挑战。这种独特的英超解说风格,同詹俊录制的“英超精华”节目一样,一度成为一道带有詹俊特色的“风景”,让球迷常常发帖、留言:“求单口!”

世界杯期间,球评人高亚在微博中这样赞美詹俊:“荷兰人有了坚韧,相当于CCTV-5有了詹俊。”人人都知道,拥有世界杯直播权的CCTV-5,今年又因为解说不够专业被集体“吐槽”了。

从小耳濡目染父亲作为知识分子的严谨性格,詹俊在解说中也极为认真。这种职业态度,不仅让詹俊在“用人到极致”的广东台练就“万金油”的经验,也让他在ESPN练就了全方位解说、甚至单口解说的本领。即使在平时打球娱乐时,朋友也会因为他“胜不骄,败不馁”的球风而愿意与他搭档。“不会因为业余玩乐,队友或自己发挥不好,就随便打,甚至发脾气。无论什么时候,我都会认认真真。”詹俊的人生观,和他的“足球观”是统一的。

詹俊7岁便爱上踢足球。广东的四季,不甚分明,大多闷且热,小伙伴们倒是踢得不亦乐乎。詹俊回忆童年时代的理想,当然是“要做足球运动员!”

但碍于父命,童年时代的詹俊,每天必须练完书法才能出去玩。楼下的小伙伴常常倚在詹俊家门口,急切询问:“詹俊哥,什么时候下去踢球啊?”可父母之命不可违,那种被迫留在家里的心情,至今想起,依然真切。“我很难受的,”詹俊回忆,低下头,弯起嘴角,一字一字认真诉说:“顶着诱惑,静下心来,在报纸上临摹。”

詹俊承认,小时候养成的专注力,让他后来担任体育解说很是受益。近20年来,每次1个半小时的直播,他雷打不动独自做3-4小时准备功课。每年遇到英超、欧冠重合的魔鬼赛程时,球迷们已经习惯了詹俊一个晚上连说两个场次。那种敬业加专业,让球迷熬夜看球有了新的动力。不过,对詹俊而言,那意味着,功课也要加倍。他常常在中场休息时拍下写满资料的一摞A4纸,发到微博上。这让球迷得知,詹俊至今准备解说功课时,依然坚持手写。

“为什么我工作能不受环境影响,绝对没有拖延症?就是和小时练书法有关。一张纸写几个字,会有规划;方方正正,对工作态度、生活审美都有帮助。”

不少年轻人企图找到通往解说职业的“捷径”,前来咨询詹俊时,目标指向性很强:“我就要做解说!我就要成名!”詹俊对此难以理解。“对于我来说,刚毕业能进入到广东台体育频道,从事我所喜欢的行业,就很满足了。哪怕后来没有投入解说,而是继续做编辑、做导演,甚至拍片、编片,只要是做跟足球等我喜欢的体育运动有关,我都会带着兴趣全力投入。”

对话中,詹俊谦逊地否认自己“具有解说天赋”,也并非“专为解说而生”。“我不会因为没当上解说就远离这个行业,这是我和很多人不同的地方。”他将自己踏入解说行业的机会完全当作是“幸运”,所以也“一直在努力”。

如今,回忆起1997年12月,在摄像岗位上已经被安排到“最重要的球门位置”的詹俊,临危“救场”,解说利物浦和斯卡纽尔球赛,詹俊表示, “只是很想好好把握机会,也觉得自己有能力做好。”他随意说着,举重若轻。

2013年9月29日凌晨,英超联赛阿森纳客场对斯旺西,带着墨镜的詹俊出现在新浪直播间。球迷很快注意到了不寻常,纷纷在网上奔走相问。

因为自小“超级爱看书”,并且总是“歪在床上看”,詹俊初中就超过600度近视。视力的劣势,加上长期熬夜看球、解说,眼睛终于开始“罢工”。

“去年9月底,我的视网膜突然出现裂纹,不得不进行手术。通过激光焊接,让视网膜不要脱落。手术后,我不希望影响那一轮联赛解说,就坚持着吧!但演播室灯光太强,只好戴上墨镜挡一挡。”

这次视网膜裂纹,让詹俊意识到足球解说是“高危行业”。他缓缓叹息:“过了40岁了,眼睛是主要的工作工具,要注意劳逸结合了。”进而又略显伤感:“以前,我只知道陈寅恪大师视网膜脱落导致失明。但他是读线装书、读史料,而且那个年代灯的光线不好。我们这一代进入互联网时代,盯电脑、电视机银屏做资料太多了,想看书却没有时间了。”

读书,是詹俊从小就爱做的又一件事。彼时,他看“打打杀杀的演义故事”:《三侠五义》、《隋唐演义》,并没想到会把这些阅读经验结合到体育解说中。

2003年,詹俊在ESPN解说美网,向搭档许乃仁娓娓道来,“网球的世界排名系统,我一点都不感到新奇。小时候我看《新唐传》,它和《说唐》、《隋唐演义》不同,排名靠前的武将,真到临场交锋的时候,未必就能击败排名比他们低的战将,而是要看临场状态。这和网球赛很像:排名靠前不一定能赢得比赛。”他以“李元霸之死”来论证《新唐传》的合理性,并推理出,即便是排名第一的网球员,也可能因为外在因素而发挥失常,输掉比赛。

詹俊每一天都在做功课。他追美剧,关注一切资讯甚至八卦新闻。他知道,所有信息的收集,都可能在解说中发挥作用。詹俊的中山大学师兄、解说好友颜强评价说,詹俊的大脑里有一个“超级硬盘”。而硬盘中的海量信息,都是每天一点一滴存储起来的。

詹俊以“修行”比喻解足球解说。“能否将导演的想法介绍给观众,是衡量解说员修行高低的标准之一。”他对观众心怀敬重,认为点滴积累和临场反应都需要对观众负责,“你知道的未必真比观众多,那么就要问问自己——能否在镜头出现的时候,告诉他们想知道的东西?”

让球迷和同行真正折服的,也正是詹俊快速、准确、无死角的解说特点。他不仅可以在朱鲁出场时,脱口而出“瑞士版的蜡笔小新”,还能在镜头扫过阿森纳教练温格旁边的老头儿时,及时介绍:“坐在温格旁边的是奥克斯,他是阿森纳队的队衣管理员,同时也是阿森纳女队的主教练,而且兼任阿森纳队的大巴司机。”

“看一部电影、电视剧,这些艺人、歌手,可能某一天就会出现在足球看台上。你说出来,才能够满足职业解说员的要求。”詹俊说,“随着技术的进步,观众看电视,会有越来越多的特写镜头出现。镜头语言解读是最困难的,一辈子都学不完。”

足球是……激情的释放。

2006年英足总杯决赛,利物浦凭借杰拉德在最后时刻的进球3:3追平西汉姆联队,然后点球大战5:3获胜。

在家里,自己看。看到了就行,无所谓哪个频道。

喝水,喝酸奶。凉茶比较少少,会吃水果。

当然不行了。

还真没有。所以从这个角度看,又好像证明我是天生干这一行的。这么多年来,我没有一次觉得厌倦的。

球迷身份绝对是有益。解说时比赛为大。

大家都保四。争冠是没什么希望了,切尔西会是大热。

网球。其实我跟你说,体育解说里面,除了足球和网球,我还喜欢排球。因为我高中的时候打排球,还参加过广州市中学生“萌芽杯”排球赛,那时候打二传的。只不过解说的机会不多,在ESPN解说过几次。平时太忙,看不过来,只有奥运会才看一看。我最满意的是大学最后一年的生活,体育运动安排的很好。周一、三、五,是学校网球队的训练,周二、四、六、日,2天打排球,2天踢足球。

中山大学有网球场,上大学开始学打网球。我的体育天赋比较好,大二进入了中大网球队。大四毕业前一个月,感觉特别充裕,体育活动安排得满满的。哎呀,从此这世界上没有比那一个月更快乐的日子了。我喜欢各种运动,尤其是球类运动。只要是球,都能玩的转。

范•巴斯滕。

增加慢镜重放,可以像网球那样提出鹰眼挑战。鹰眼门线技术已经引进足球比赛,目前争议很大的是,禁区里面的犯规、是不是越位。如果能够有挑战的权利,一场比赛只能有两次,进而减少争议,看清到底是不是点球,是不是越位。

对。裁判对的时候,也得夸,“火眼金睛!”我们(解说员和观众)看到的是摄像机镜头里面的比赛,居高临下,而裁判与球员处于同一个平面,很多角度就没有我们看到的那么清晰。失误难免。

挺好的。赏罚比较分明。咬了人就要禁赛。

亚洲球员表现不佳,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实力问题,日本和韩国的队内团结方面也出现了状况,同时也缺少标志性的球星的带领,导致亚洲球队整体水准不占优势。日本的香川真司名气最大,去了曼联也发挥很糟糕。澳大利亚以往有科威尔、维杜卡这些在英超响当当的球星,现在寄希望于一个35岁的卡希尔。没有球星,球队很难带动起来。

美国。因为通过这次在美洲举办的世界杯,大家可以真切地感受到足球这项运动对美国的冲击。足球在美国的发展是相当惊人的,美国人有非常出色的身体素质,现在的美国队最能跑,不过技术层面还需要加强。如果他们的个人技战术提升,出现一个天才球星,那么未来美国队的发展绝对不可忽视。一旦美国拿到世界杯冠军,这项运动在美国会是爆炸式的发展。这对于全球这项运动的普及和发展来说,有挺大的帮助。

英格兰我不会担心。即便国家队表现再差,其英超联赛水平世界第一的位置是不会有任何改变的。而巴西本身对足球已经足够“疯狂”了,什么时候拿第6个冠军,不是那么重要。

可能吧……陈熙荣跟我讲过,要计算时间,最好有一个起点和目标。现在目标是固定的,就是进入世界杯,但起点在不停地变化:一下子要学德国,一下子要学巴西,一下子要向邻居日本看齐,一下子要靠向法国那边,是吧?这样一来的话,没办法确定起点,也没办法计算到达终点的时间。所以什么时候搞清楚起点了,我们再来展望……

所幸的是,现在中超比较火,老板们毕竟实实在在投钱了。而且他们也意识到,想要做好中国足球,必须职业化,这就要从俱乐部的青训开始。现在的小孩儿,进入职业青训系统的机会比以前大了。比如,恒大足球学校就办得不错。虽然中国目前整体参与足球的人口基数不如日本、韩国那么大,但出人才的几率比早些年大一些。

我从小踢球。最早踢前锋,那时速度比较快。刚毕业时,参加广州地区新闻记者赛拿过最佳射手,后来在广东台也是踢前锋。慢慢地年龄大了,就踢右后卫。

央视有一支主持人足球队,刘建宏、白岩松、段暄(现在有伤,踢不了了)、鲁健、颜强都会一起踢。我来了北京,有空会参加,不过他们活动总是在周末,是我最忙的时候。

有追求的团体。

咬!人!(大笑)开玩笑了。最鄙视要废人家“武功”的行为,那种粗暴的犯规。基恩当年故意踢断曼城哈兰德的腿(基恩在自传里说,自己是有意识的报复),那是犯罪。“苏牙”虽然没有那么严重,但一而再再而三这样,属于一种病态。

忠诚。这也是我喜欢杰拉德的原因。(这也是一部分阿森纳球迷不喜欢转会曼联的范佩西的原因?)呵呵……

小时候看足总杯决赛。平时家里不让看电视,但每年的五月中下旬,虽然期末考试比较近了,到足总杯决赛那个周末,我爸还是会把我叫出来一起看。那是非常好的回忆:锦旗招展,球迷热情地涌入温布利大球场,还有赛前皇家乐队演奏的仪式……那种全家一起看球的感觉,以后不会再有了。我父亲1993年过世,2000年我在英国特别去温布利大球场,替父亲“重温”一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