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8体育新闻68

主页
分享互联网新闻

五问中国足球之草根足球:业余球队踢球难 1万人1平米场地

更新时间:2024-05-24 18:21:12点击:

  草根足球,或者说业余足球,也许是距离我们普通人最近的足球,只要喜欢,谁都能参与。作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,虽然中国足球水平不高,但是国人对足球依然投入了巨大的热情,那么,我国的草根足球开展的怎么样呢?我们先把目光投向北京北郊的回龙观地区。

     五问系列

     五问中国足球·联赛:中超为何是"赔本买卖"

     五问中国足球·青训:为什么不愿意让孩子学球?

     五问中国足球·留洋:语言有隔阂 转会看脸色

“回超”:业余联赛 快乐足球

  十多年前很多人把回龙观地区叫睡城,那时候周边没有商场,没有电影院,甚至很多路段连路灯也没有。除了睡觉,业余生活单调乏味。踢野球,于是成了年轻业主们最主要的休闲娱乐活动。

  “野球时代”虽然条件简陋,但业主们兴致勃勃。2002年8月,回龙观第一支业余足球队,野猪林队诞生了。此后,快乐队、天龙队、流浪明星队…一支支回龙观本土球队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涌现。2004年,9支球队,200多名业主,36场比赛,第一届回龙观业主超级足球联赛应运而生。

  回超联赛的迅速发展,让它从最初单纯的社区体育活动,逐渐变成了回龙观地区的一个品牌。赞助有了,钱多了,参赛门槛也不再限于回龙观地区的业主。然而这样一来,一些球队为了争夺名次,大量引进外援。2007年,“回联队”请到前国脚高峰和前国安球员宫磊加盟。一石激起千层浪,有业主认为,这损害了业主足球的纯粹性。

  在“回超”组织者高冰看来,社区足球应该是纯粹的。业主们通过足球强身健体、交流互动,享受的是比赛带来的乐趣。无论走多远,不变初衷,才能让回超更长久、更健康地发展下去。

英国社区足球模式值得借鉴

  随着草根联赛的发展壮大,会有商家赞助,也会遇到组织和管理上的各种问题。在这些问题的处理上,英国的社区足球,能够给我们提供借鉴。

  在英国社区足球的组织模式中,足球经理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,他们具有丰富的管理经验和良好的沟通技能,主要负责选拔球员、安排场地、制定赛程赛规以及拉赞助。社区球队的运营资金主要来源于球员注册费、报名费以及商家的赞助费,每笔钱怎么花都会进行公示,接受监督。

  另外,英超球队的足球明星,会定期出现在各个社区,和社区足球队员一起踢球,给小朋友讲解足球技巧。

  对于英国人来说,社区足球没有很强的竞技色彩,而是人们利用闲暇时间锻炼身体、享受快乐的方式。

“街头足球” ——巴西阿根廷人的生活方式

  锻炼身体、享受快乐,这是社区足球对英国人的意义。在巴西和阿根廷,“街头足球”则是市民生活方式,尤其对于很多穷人家的孩子,他们的闲暇时间,几乎全都泡在了足球场上。这些简陋的球场,走出过大名鼎鼎的内马尔,罗纳尔迪尼奥,特维斯。他们小时候,也是别人眼中,邻居家一个踢野球的孩子。

  无论是海滩上,还是街道旁、小巷间,甚至是贫民窟中,都可以看到人们踢球的身影。据不完全统计,仅仅在里约热内卢,各种大大小小的业余球队,总数就达到了一千支以上。来自各行各业的足球爱好者,不分年龄、肤色和贫富,只要喜爱,都可以参与进来。

  巴西的权威调查机构曾做过一项调查,在15000名受访者中,而将近45%喜欢踢球。按照这个比例,在巴西两亿的人口中约有一亿人都参与过足球这项运动。庞大的足球人口基数,让巴西成为名符其实的“足球王国”。

  而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,浓郁的足球氛围也弥漫在街头。

  在布宜诺斯艾利斯最贫穷的街区博卡区,孩子们甚至在篮球场里踢起了球。他们大多住在这附近,没有机会接受专业训练,但同样享受着足球带来的乐趣。

消失的城市足球场

  足球和巴西的关系如此紧密,不仅仅是心理上的距离,更体现在地理空间上。巴西的贫民窟附近就有球场,以至于无论是谁随时都可以上场踢上几脚。

  而在中国足球氛围最好的城市深圳,曾经夜里都灯火通明的专业球场,却被一座座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所吞噬。

莲花山:被拆掉的城市中心球场

  2014年9月1号,位于深圳福田区莲花山的展鹏足球场正式关闭。在球场关闭的前一天晚上,数百位业余足球爱好者自发的云集于此,用拍照、献花、把球衣挂出来等众多方式,来与自己流过汗水、记忆和快乐的场地告别。

  作为深圳市最大的业余球场,展鹏球场容纳了300多支业余球队长期在这里踢球。球场的前身,是一块国有储备用地,12年前成了临时足球场。自2012年被曝光非法占用和经营国有土地后,展鹏足球场的去留一直停留在公众视野。

  最终深圳市规划国土委公布,这7块绿茵场未来或将被两栋超过200米的摩天高楼代替。消息发布后,除了引来球迷、市民自发告别,网络上更有万人反对,这300多支业余球队去哪踢球也成了最棘手的问题。

  深圳的业余足球和校园足球水平公认排在全国前列,长期活跃的业余球队超过三千支,市民参与踢球的氛围浓厚。但与之相对的,却是足球场地紧缺,场租费用高昂。踢一场球租用场地费用从七八百到三四千不等,数倍于与之毗邻的香港。展鹏球场关闭以后,深圳市中心已难觅这样的公共足球场。到底还能去哪里踢球?甚至有市民表示,未来到香港踢球也是一种选择。

草根足球:场难订 球难踢

  不仅是莲花山球场,过去一年间,深圳还有多座球场被拆除。拆除球场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球迷没有地方踢球。为了体验“深圳订场有多难”,深圳晚报的记者连续两天联系了33家足球场预订场地,除了极少数球场外,大多数都得提前一周以上才有可能订的上。

球场少 开放率低 想说踢球不容易

  据说,1998年世界杯的时候,刚刚下课的国家队主教练戚务生去法国看球,在法国遇到一些中国记者。当记者问到中国足球和欧洲足球的差距时,戚务生回答说,“差距就是场地”。当时,很多人把这句话当做一个玩笑,但是,在16年后的今天,仔细想想,也许还真是这么回事。球场少、开放率低,再加上地点偏僻,想说踢球不容易。

场地少:1万人 才1平米

  在成都市,每1万人所能享受到的足球场地还不到1平方米,相当于每个人插根手指进去都不可能。而在上海市,差不多要12万人才拥有一片足球场地,而荷兰人均拥有足球场的数量差不多是上海的24倍,而伦敦则是上海的43倍。

开放率低:500座球场 只有10%开放

  南京市有近500多座足球场,可是有近95%的场地在学校里。算上少部分对外开放的学校场地,对公众开放的场地不足10%。

球场偏:地处郊区 没有公共交通

  很多城市为数不多的球场也大多地处郊区,有些甚至没有公共交通能够直达。市民想要踢球,却无奈球场太远,导致这些崭新的球场使用率很低。

足球场 想说建你不容易

  不久前,国务院印发了《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》,把足球场地设施建设规划列入了“重点任务”。对于苦于找不到场地踢球的人来说,这是个好消息。但是,想要在城市里建足球场,也的确不容易。

  我们来做一道算术题。一块容积率为3的住宅用地,楼面地价是每平方米2万元,那么,每平方米的成交价格就高达6万元。也就是说,一个长100米宽60米的标准足球场,如果不盖房子,损失将达3.6亿元。即使是一个800平方米左右的五人制足球场,也将损失近5000万元。

社区里走出来的足球明星

  也许,在城市的市中心规划出一片球场,在经济上缺少可行性。在英国,公园内都有大块的开放式草坪,每一块上都有成群结队的小孩在踢球。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效仿英国,多开放些公共的绿地,让大家有更多的地方去踢球。

  有了更多更好的球场,足球才能进入更多人的生活,足球文化才能真正深入人心。从家到球场的距离,是足球梦想和现实的距离,他也可以是一个邻家男孩,和历史传奇的距离,梦想还是要有的,万一实现了呢。

克洛泽:从粉刷匠到世界杯第一射手

巴西世界杯克洛泽进球打破世界杯进球记录

  巴西世界杯,36岁的克洛泽为德国队攻入两球,以16球的总进球数超越罗纳尔多,成为世界杯史上进球最多的球员。时间回到1998年世界杯,只比克洛泽大两岁的罗纳尔多在法国获得金球奖时,克洛泽还在计划着自己的粉刷匠生涯。性格内向的他经邻居介绍,接触到了社区足球,虽然数次与职业队选拔擦肩而过,但认真坚持在社区球队提升自己,直到20岁克洛泽才获得了第一份职业合同。

范佩西:“围笼”中走出飞翔的荷兰人

巴西世界杯荷兰对西班牙 范佩西的头球

  荷兰队长范佩西这一记技惊四座的头球,成为巴西世界杯上的经典瞬间。这位世界级前锋,也是从社区围笼球场中走出。范佩西的父亲一直希望他成为一名艺术家,但周边社区的浓厚足球氛围影响了他,铁栏杆围起来的一块块球场,给了热爱足球的范佩西奔跑驰骋的场地。从跟随社区小球队踢比赛,到加入荷甲费耶诺德青训队,范佩西不断的在过人、进球,球技的提升让他从封闭的围笼走向开阔的球场,在阿森纳成长为巨星,转会曼联迎接更多挑战,被球迷称为“飞翔的荷兰人”。